是的,美国人对新建大使馆的安全防范工作做的很细致,他们在得到了银松林岛的使用权之后,甚至将原有的三个小码头都拆掉了,又自己建造了一个全新的码头。

这还不算,为了防止有人从水下潜入,他们还以小岛为中心,在四周的河道中铺设了钢丝水网以及触发式的水下警报系统,并严格禁止未经许可的人员登陆小岛。

但情报工作的有趣之处在于,无论对手防范的多么严密,总要找到一个缝隙渗透进去,将对手不希望自己做成的事情做好了。

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对内情报局显然做的非常不错,他们不仅搞到了美国人的建筑图纸,还在施工人员中埋进了十几颗钉子,在美国施工的过程中,超过六十枚窃听器,将会被安装在大使馆的每一个房间内。

办公室里,安东拿了一个他专门带来的窃听器,交给维克托,说道:“考虑到在大使馆建成之后,美国人肯定会采取相应的检测措施,所以,我们计划在前三个月内,不启动监听行动。”

“那么,如何应对金属探测器的检测呢?”维克托点头,转口又问道。

这种以“安东”来命名的窃听器,其先进之处有很多,其中一个就是在信波接受范围内,可以采用远程遥控的方式开启,说真的,维克托都没想到在这个年月里,竟然已经有了这么牛的遥控技术。

窃听装置在自身没有启动的情况下,是无法通过波频测定的方式来搜索的,但却可以采取金属探测的方式来找到它,因此,维克托才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。

“对这个问题,我们也考虑到了,”安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类似螺母一样的东西,又从维克托的手里接过那个窃听器。

他将那个“螺母”朝窃听器上面一扣,很轻松的就将窃听器的顶盖卸了下来。

“为了有效躲避金属探测装置的检测,我们在窃听器的构建过程中,尽可能采用了塑料器件,”安东让维克托看窃听器的内部构造,同时解释道,“而且,为了给金属探测装置造成一定干扰,同时,也是为了加强窃听器的稳固性,还采用了磁性的外壳设计。”

窃听器这种东西,听起来似乎是很高大上,但实际上内部构造非常简单,维克托朝里面看了看,的确绝大部分都是塑料的装置。

他又从安东的手里将顶盖拿过来,与他手里拿着的那个“螺母”对比一下,惊讶的发现,这玩意竟然与后世公共供暖设施上的磁性锁差不多。

所以说,军事科技的发展,才是人类科技进步最强大的推动力,自从领导情报部门的工作以来,维克托已经在技术装备局里,发现了很多好东西了。

“不错,”将窃听器还给安东,维克托点头赞许道,“相应的工作尽量做的细致一些,另外,抓紧时间汇总一份报告,我会提交给斯大林同志,他现在对这项工作非常关注。”

“是,委员同志,”安东急忙站起身,行礼说道。

作为情报工作的主要负责人,维克托需要的就是时不时拿出一两样成绩来,让斯大林同志感觉满意,同时,任何由上面专门交代下来的任务,也需要按时保量的完成。至少就目前来说,他的工作中还没有出现什么纰漏。

送走了安东,维克托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,将索菲亚之前送来的两杯咖啡放到自己面前,随后,便坐到椅子上,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——他现在并不怎么清闲,每天情报分析部门都会提交上来数千条有价值的情报。这些情报他都需要阅读分类,并将它们分配到各相关部门去。

他才刚刚坐到椅子上,翻开面前的一份文件,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。

叫响起来的是一部茶绿色的电话,那是对外情报局的专线。

维克托拿起电话,说道:“我是维克托?维克托罗维奇。”

电话里传出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因为声音比较小,听不出说的是什么,不过,维克托的表情却在一瞬间严肃起来。

约莫半分钟之后,他对电话另一头的女人说道:“我现在就在办公室,立刻安排他过来,我在这里等他。”

挂断电话后,维克托长出一口气,随后,他起身离开椅子,绕到桌子另一边,打开了桌角处的保险柜,从里面取出一份密封着的档案,这才重新回到办公桌前坐下。

坐在桌前,他看着自己手中这份密封的文件,良久之后,才拿过裁纸刀,将档案的封签划开,取出里面一份薄薄的文件。

在这份文件中,一共涉及到了两个人,他们是一对兄弟。哥哥名叫沃纳?冯?布劳恩,弟弟则是继承了他们父亲的名字,叫马格努斯?冯?布劳恩。

这对兄弟都是火箭动力学专家,前者是德军设在佩纳明德的火箭研究室负责人,而后者则是他的助手。

在前世的时候,维克托就了解这两个人,毕竟冯?布劳恩这个名字太出名了,所以,在接手了对外情报局之后,他便专门制订了一项计划,准备向这两人身边安插潜伏间谍。

不过,几个月时间过去了,柏林情报站方面没有任何好消息传回来,按照那边的说法,冯?布劳恩的社会关系简单,即便是在佩纳明德,他们也很少出门,更不与外人打交道,所以,要想向他们身边安插眼睛,困难度很高。

但就在刚才,对外情报局那边打电话过来,说是柏林情报站那边传回来了好消息,他们在这件事上取得了一定进展。

不怪维克托对这件事如此的重视,关键点在于,作为一个重生者,他很清楚冯?布劳恩所代表的是什么,实际上,即便是在这个时空,导弹这种东西,也已经显现出它的威力了。

按照情报局设在伦敦的情报站所述,英国人早就被德国人V1导弹搞得焦头烂额了,这种全新概念上的,可以自己飞行的大威力炸弹,没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。

为了应对这种导弹,英国人想出来的办法,就是要求飞行员驾驶着飞机,贴近那些飞行中的V1导弹,用机翼的末端,去将导弹在空中挑翻,让它因失去平衡而坠落。

这种高难度的应对措施,必然要求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去执行,而在执行这种任务的过程中,只要稍有不慎,就会落个机毁人亡的下场。

与“爆炸铀”不同,苏联政府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认识到了火箭技术的重要性,也正是因为如此,科罗廖夫才能被免除死刑,并加入到第4特别监狱的研究工作中去。

是的,苏联也有自己的火箭发展计划,只是这个项目目前落后了,科罗廖夫研发的导弹,现在距离武器化还有一段距离,但德国人已经开始在实战中使用它了,尽管造价很高。

十几分钟后,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维克托的思绪。

他将手中的资料合起来,提高嗓音说道:“进来。”

推门进来的人是索菲亚,她站在门口说道:“委员同志,米兰丘克同志到了。”

“请他进来吧,”维克托点点头,说道。

阿加丰?阿尼西姆莫维奇?米兰丘克中校,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德国情报部门负责人,他原本隶属于总参情报局,两个月前才将人事关系调动过来的。

在目前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的各个驻外机构中,只有两个分部的负责人是中校军衔,其它各部都是少校军衔,而这两个分部便是驻德国情报部门以及驻美国情报部门。由此,也能看出委员部目前情报工作的重点在什么地方。

“早上好,委员同志,”从门口走进来,米兰丘克行礼说道。

“早上好,米兰丘克同志,”维克托指了指对面的沙发,说道,“听说你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?”

“的确是个好消息,”米兰丘克笑道,“我们的人联系上了马格努斯?冯?布劳恩的助手,艾丽卡?蒂特,并成功将她吸收为我们的情报员。”

他这么说着,将手中一个密封的档案袋送到维克托的桌前,说道:“这是艾丽卡同志为我们提供的第一部分情报数据,据说,是关于九月底刚刚进行的一次实验的相关数据。”

维克托将文件接过来,没有去拆,而是笑着说道:“看来,这里面应该有一个很精彩的故事。”

“的确是,”米兰丘克笑道,“不过,这一次相关的资料没有随同数据情报一起送过来,目前,柏林的管制越来越严格,这给我们情报人员的活动制造了很多困难。在过去一个月里,我们已经有两名通讯员牺牲了,他们都是服毒自尽的,德国人没能从他们那儿得到任何信息。”

维克托点点头,说道:“类似这些事情,都需要专门记录下来,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同志的无私奉献,我们的情报工作才能得以发展。”

从椅子后面站起身,维克托转口说道:“现在,你马上和我一起去第4特别监狱,我们需要相关的人将获取的数据论证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