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玄心正宗的弟子听到徐乐的话,一个个眼神狰狞。

他们每一位都是少年天骄,拥有属于自己的尊严,他们怎么能容许自己被徐乐这么蔑视。

“徐乐,你不要以为打败了李师弟,就天下无敌了。”

“我林天,要让你知道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的道理。”

说话的是一名身材魁梧,气势雄浑的男子。

这名男子长得有些粗犷,皮肤是古铜色,他是玄心正宗的真传弟子之一,名字叫林天。

他曾经在宗师境界镇压过大宗师,是真正的少年天骄,一身实力超凡脱俗,深不可测。

“哪来那么多废话!”

徐乐手捏印诀,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掌印,掌印呈金色,周围道韵弥漫。

这金色掌印在空中不断扩大,纹理浮现,道韵交织,气势非常的惊人。

金色巨掌缓缓落下,浩瀚的波动向下镇压,就像是天威降临一般。

林天看到这一掌面色狰狞,他不停的施展各种各样的武学,可是任凭他如何挣扎,都逃脱不了徐乐这一掌的攻击范围。

金色巨掌最终落下。

“噗嗤”一声,林天直接被金色巨掌给拍飞,身上发出一声声骨裂,最后他整个人直接吐血而晕。

一招,仅仅是一招!

徐乐仅仅只用一招就击败了拥有大宗师级别战斗力得林天。

“蝼蚁怎敢抵挡天威?”

徐乐淡淡的瞥了一眼摔倒在地的林天道。

整个街道一片寂静,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被定格了一般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呆呆的看着白衣飘飘的身影。

林天并不是无名之辈,他曾经在宗师境界,镇压大宗师,是玄心正宗有名的少年天骄。

就是如此强横的人物在徐乐手下撑不过一招。

那么徐乐到底有多强?

其余的玄心正宗的弟子,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愤怒,取而代之的是敬畏,是恐惧。

他们并不比林天强多少,就算比林天要强,也绝对做不到像徐乐这般,一招就将林天镇压。

“徐乐老贼太强了。”

“蝼蚁怎敢抵挡天威,又学会了一句骚话。”

“我以后跟人打架的时候,也要说这一句。”

“真不愧是临安府第一小说家,徐乐老贼的骚话的技能,信手拈来。”

“我愿称徐乐老贼为骚话王。”

“哈哈哈,徐乐老贼这是真把自己活成小说主角了。”

“徐乐老贼就是现实中的“萧炎”。”

周围的武者议论纷纷。

“让我不要说话,你有这个资格么?”

徐乐依旧是一幅高高在上,淡漠的态度。

此刻,却没有多少玄心正宗的弟子对他叫嚣。

你有实力,你就可以嚣张,可以狂妄。

“现在还有人要向我挑战么?”

徐乐俯视众人,眼神还如之前一般轻视。

其余玄心正宗的弟子心中愤怒,却敢怒不敢言,他们没有把握挑战徐乐了。

这是他们内心不想承认,却不得不接受的事实。

就连林天都被徐乐给轻易击败了。

他们怎么敢再挑衅徐乐?

徐乐扫视众人,嘴角上扬,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他目光所及之处,其他人的眼神都不自觉的退避。

与此同时,燕南天进入恶人谷的情节,引起了人们的热议。

这恶人谷看起来竟是个山村模样,一栋栋房屋,在灯火的照耀下,竟显得那么安静、平和。

道路两旁,已有房舍,每一栋屋,都造得极精巧,紧闭的门窗中,透出明亮的灯火。

徐文一愣:“这臭名昭著的恶人谷,竟然和普通的村庄没什么两样。”

燕南天走入这天下武林中人视为禁地的恶人谷,竟和走入一个繁华而平静的镇市毫无不同。

燕南天脑中一片迷乱,反倒不知如何是好,他平生所遇的凶险疑难之事,何止千百,却从未有如此刻般心慌意乱。

他平生所闯过的龙潭虎穴,也不知有多少,但不知怎地,无论多凶险之地,竟似乎都比不上这安静平和的恶人谷。

“真不愧是恶人谷。”

徐文赞叹道,他感觉到了恶人谷的诡异。

他知道在个山村绝对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平和安静,背后肯定隐藏着无尽的杀机。

门里,似有酒菜的香味透出。

燕南天大步走了进去。

典雅的厅房中,摆着五六张雅致的桌子,有两张桌子上,坐着几人浅浅饮酒,低低谈笑。这开着的门里,竟似个酒店的模样,只是看来比世上任何一家酒店都精致高雅得多。

燕南天抱着婴儿进去,找了张桌子坐下,只见这酒店里竟也毫无异样,饮酒的那几人,衣衫华丽,谈笑从容,哪里像是逃亡在穷山中的穷凶恶极之辈?

……

燕南天惨然道:“二弟,我对不起你,我,我……我非但不能妥为照顾你的孩子,甚至连……连你们的尸身……”

他语声哽咽,实已无法再说下去,他跺了跺脚,扶正棺材,俯身双手托起那尸身,小心地放回棺材去,他热泪盈眶,委实不忍再瞧他弟媳的尸身一眼。

他黯然闭起眼睛,喃喃道:“但愿你从此安息。”

冷月,寒棺,无边的黑暗,可怖的艳尸……

这尸身竟突然自燕南天怀中跃起!

只听“砰、砰、砰、砰”四响,这“尸身”双手双脚,都着着实实地击中了燕南天的身子。

燕南天纵是天大的英雄,纵有无敌的武功,无敌的机智,却怎么也想不到有此一惊人的变化。

他惊呼尚未出口,左肩“中府”、右肋“灵墟”、前胸“巨阙”、腹下“冲门”四处大穴已被击中。

看到这里,徐文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:“燕南天,竟然败了!”

他怎么也想不到盖世无敌的燕南天,竟然会败。

燕南天的失败,反衬了十大恶人的强大与恶毒。

要是正面交战,他们即使一起上,也不是燕南天的对手。

但他们会下毒,会使用各种阴谋诡计,在他们的算计之下,就算是燕南天,也要被他们所擒。

“燕南天会死么?”

“江枫的儿子会死么?”

读者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更多的疑问,他们很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