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廊里,只剩下被气浪冲的浑身骨头好像都散架了一样的陆小壮。

他努力挣扎着,爬了好几次,却都没能爬起来。

而陆天赐,却正一步步地逼过来。

那冰冷无情的面孔,那宛若野兽一般的双眸,那嗜血一般的样子,无不让陆小壮害怕不已。

他连连后退,手摁在了玻璃渣子上,也是毫无察觉,满眼满心只剩下恐惧和不安。

“别过来,你别过来……”

“你们陆家的人,还真是执迷不悟!我三番两次地给你们机会,你们却三番两次地向着如何将我置于死地。我好歹也是陆家一员,是你们的亲人。虎毒尚且不食子,你们陆家的人,真是禽兽不如!”

“啪”的一下,陆天赐说着,狠狠一耳光抽了过去,将陆小壮几颗牙都给抽掉了。

陆小壮被他的毫无还手之力,半边脸颊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,肿胀又疼痛。

陆天赐扬手,对着他另外一张脸又是一巴掌。

这一下,陆小壮是彻彻底底地变成猪头了。

一张脸比原来大了一倍。

陆天赐并没有杀他。

对他来说,杀一个人,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。

根本没有什么快感。

他要陆家人跪在原主父母的坟前,向他们磕头道歉!

“回去告诉陆大海,明天早上八点,带着你们陆家所有人去我父母坟前跪下磕头道歉。若我没看到你们准时出现,我必让你们陆家血流成河!”

“滚!”

一声怒吼,在陆小壮听来,一点也不恐怖,反倒像是天籁之音一样的好听。

滚,他滚,他立刻马上就滚!

当下,陆小壮便连滚带爬,一溜烟跑的没影没踪。

那个陆正林实在是太恐怖太可怕了,简直就像是魔鬼一样,在那多呆一分钟,感觉分分钟就要被吓死的节奏。

陆小壮真的是胆子都快被吓破了,再也不想呆在那里了。

陆小壮走后,陆天赐只是回头淡淡地看了闫伟一眼,便转身离开。

他并没有刁难闫伟。

要是放在以前,陆天赐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敢要他性命的男人。

那是因为,那个时候的他,常年混迹于战场之上,生命在他眼中,根本不值钱。人命在他眼中,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。

但是,在离开战场接触了普通的生活之后,他的心里,也慢慢地发生了变化。

这世界上,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对和错。

总有一些人,在对亦或者是错之间挣扎着。

你没办法去界定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。

陆天赐不杀闫伟,是因为他不像陆小壮那些人那样,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。

他愿意给闫伟一次机会。

但,也仅仅只是这一次而已。

若再有下次,陆天赐,绝对不会再手软。

再说长生这边。

陆大壮将长生引开之后,就一直想着如何才能将长生甩开。

他可是见识过长生的厉害之处的,要是这家伙发飙了,可就有自己受的了。

将长生引到事先设定好的地方后,陆大壮便暗暗打了个手势,事先埋伏在这里的小厮们一窝蜂地冲了出来,将长生团团围住。

当然不是找长生的麻烦,他们很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肯定不是长生的对手。

他们乔装打扮了一番,化身成为乞丐,围着长生,是在向他讨要食物。

而陆大壮,则在人群冲出来之后,迅速地逃走了。

长生被一群人围着,那些人张牙舞爪的,都在问他要钱。

长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来,笑嘻嘻地道,“你们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?珍珠,来,给你们看看。”

说着,将布袋子打开,一颗颗拇指大小的珍珠暴露在众人面前。

长生将那些珍珠往天上一撒,珍珠们如雨点一样掉落下来,滚的到处都是。

那些小厮们都跟疯了一样去争抢。

还没逃出多远的陆大壮听到“珍珠”什么的,回头一看,只见满地都是拇指大小的珍珠。

常年跟珠宝打交道的他岂能看不出来,那些珍珠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真品啊。

一颗的价值,都在十几万甚至几十万。

这么多的珍珠,这特么的,得指好几百万吧!

那可是好几百万啊!

诱惑实在是太大了。

陆大壮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。

跑,还是不跑?

他犹豫不决啊!

不行!

他实在是没办法拒绝这么大的诱惑啊!

陆家公司一年下来的总盈利也才一百万,这还是效益好的情况下,要是效益不好的话,也就几十万。

他们家就占10%的股权,也就能分个十来万块钱。

而现在呢,可是有几百万躺在那里等着他去捡啊,他怎么能拒绝这样的诱惑呢。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陆大壮一咬牙,又转身跑了回去。

“都他妈的给我,我是你们老大,听我的。”

“不许抢,这些珍珠都是我的!”

“拿来吧你,你个王八蛋,你也配拿?”

“我的,都是我的。”

陆大壮从那些人手里抢了不少珍珠。

对他来说,具有巨大诱惑力的珍珠,对在场的其他人来说,同样具有巨大的诱惑。

有人顺从,总有人不顺从。

一彪形大汉就非常不爽陆大壮抢他的东西,“去你妈的,东西是我捡的,凭什么给你啊。赶紧给我拿来。”

那彪形大汉不仅将自己的东西抢了回去,更是将陆大壮手里其他的珍珠也都给抢走了。

看着那么多的珍珠被抢走,陆大壮别提多肉疼了。

“啊,我的珍珠,你把我的珍珠还给我。”说着,便伸手去抢。

那大喊一拳砸了过来,将陆大壮砸的鼻血直流,“滚!”

见彪形大汉抢回自己的珍珠,其他的人,也纷纷跟着效仿。

陆大壮不再是他们的老大,此刻的他,被人群踢来踩去的,跟个垃圾一样。

陆大壮不仅一颗珍珠也没抢到,还被踩的一身都是伤,要多凄惨有多凄惨。

那些小厮们抢了珍珠后就纷纷跑路了,有钱了,谁特么还愿意给被人当孙子啊。

很快,这里便知剩下陆大壮一个人了。

长生双手环抱胸前,笑眯眯地看着陆大壮。